章节目录 第193章 小将出马

作品:《甜蜜婚恋:命中注定我爱你

    精彩阅读·尽在·无名小说网(无名小说网

    当糖醋小排的味道弥漫在整个厨房,甚至是厨房外面时,袁乐打着哈欠站在门边,对我说,“好香的味道,馋的我口水都要留下来了!”我回头看了她一眼,笑嘻嘻的说,“这道菜我可琢磨了好久,虽然是第一次做,但每一个步骤都严格按照食谱上说的做,一定错不了的!”

    她走过来捏起一小块儿,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,然后大赞,“好吃,真的很好吃!宝贝女儿,你太棒了,我现在就端出去给老黄她们尝尝!”

    我拿出全身的本事,在厨房里折腾了整整三个多小时,累的腿都站不直了,才把一大桌子菜做好。等我坐在餐桌旁的时候,一点儿胃口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袁乐把黄叔也请上了桌,用筷子指着满桌的菜肴,得意的说,“这都是欣怡一个人做的,很厉害吧?”黄叔笑眯眯的看着我说,“欣怡小姐一大早就到菜市场采买,这一点很多人就做不到了?!蔽液熳帕乘?,“黄叔,你就别夸我了,今天去买菜我学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,以后开餐厅也是用的上的!”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还能学以致用!”袁乐尝了一口辣子鸡块,更是赞不绝口,“这个更好吃,我这几天没胃口,正想吃点儿辣的!老黄,你说把这两道菜做为咱们餐厅的招牌菜怎么样?”我连忙摆着手说,“那可不行,人家一吃,就再也不来了!”

    一顿午饭吃的大家都很满意,我正在绞尽脑汁的想晚上还能做点儿什么的时候,方博轩那边传来了消息,他从袁文雪那里得知,方毅有一只私人的保险箱,里面放着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,就连袁筝也不知道这只保险箱放在哪里。

    我懊恼的说,“你说了也是白说,袁筝都不知道,难不成你要自己去问你爸???”他笑了,“袁筝不知道,那是因为老头子还有事儿瞒着她,可这不代表我也不知道!”我连忙问,“你知道在哪儿?有办法了?”他说,“我现在在门口的车里,你马上出来,咱们一块儿想办法!”

    “妈,我出去一下!”我抓起外套就往外走,袁乐叫住了我,“你去哪儿,咱们不说说好了晚饭也是你来做吗?”我回头冲她眨眨眼,“我去做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,晚饭的事儿就交给黄叔了,以后我一定加倍补上!”

    她见拦不住我,小跑着把包送了出来,“你忘了这个!”我接过来说,“谢谢妈!”然后快步向门口走去。方博轩的车停在了拐角处,我上了车问他,“你有目标了吗?”他说,“当然!可是私人保险箱一定要有对应的钥匙才可以打开,我手里并没有那把钥匙?!蔽叶偈毙沽似?,“你又白说,方董怎么可能听咱们的指挥?要是那样,还不如直接向他要呢!”

    方博轩说,“我当然不行,但是你就不一样了!”我撅着嘴问,“我不一样,我是神仙还是菩萨?”他说,“其实在你和袁文雪之间,他是更欣赏你的,这点明眼人都看的出来。之所以他明知道袁文雪陷害你,还是接了那封辞职信,是因为袁筝吹的枕头风。男人嘛,总希望家和万事兴,所以你可以借机去找他‘谈谈’,然后有意无意的提起证据的事儿。我想他一定会心慌意乱,然后去查看保险箱里的东西。这样,我就能想办法复制一把钥匙,打开保险箱拿到咱们想要的东西!”

    我慌了神,“不行不行,说谎的事我最不在行了??銮曳蕉嵌嗝淳鞯娜?,一眼就会看穿我那点儿小心思,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?!狈讲┬?,“所以,你要以威胁他的方式出现,就说你不甘心被公司辞退,找他要说法,并且提出高额赔偿!”

    “那,那就更不行了,这不是勒索吗?”我坚决不同意这么做。方博轩“苦口婆心”的跟我解释,“我并不是真的让你跟他要钱,只有这样,你的慌乱和紧张才会顺理成章,就算被他看出来,也不会起疑心?!?br />
    我想了想说,“那我怎么能让他紧张,去查看保险箱里的东西呢?”他说,“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?”我说,“陆欣怡啊,和从前没什么两样!”他伸出一根手指头冲我摇了摇说,“不对,你现在的身份是袁乐的女儿,她所有财产的继承者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你是和她最亲近的人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就因为我和她亲近,才会知道那么隐秘的事情?”我恍然大悟,“这下我就都明白了,那我现在就去吗?”方博轩问,“之前我爸给你的总公司的工作证带着吗?”我从包里拿出来晃了晃,“一直带着呢?!彼?,“你就用这个去总公司找他,记住,要紧张就尽情的紧张,要慌乱就使劲儿的慌乱,都没关系!”

    尽管他已经这么和我说了,可是我踏进总公司的那一刻,还是心惊胆颤到不知道该迈哪条腿。因为工作证的关系,没有人盘问我,我走到方董办公室的门口,深吸一口气,抬起手刚要敲门,门却从里面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哎呦!”方董一抬头看见我,显然吓了一跳,“陆欣怡,你怎么来了?”我脆弱的小心脏在一颗彻底停止了跳动,一股勇气顶到头顶,我大声说,“方董,我今天是来找您要个说法的,我虽然没有为公司做出多大的贡献,但是我也没做错什么,您凭什么辞退我?”

    他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,“辞职信不是你写的吗?”我脸一红,“是我写的没错,可是却不是我交给您的!而是您妻子的侄女袁文雪从我办公室偷了辞职信,然后在没有告知我的情况下交给您的。这件事我从始至终都不知情,就被辞退了!”

    我故意咬重了那个“偷”字,从走廊经过的人虽然都保持着昂首挺胸目不斜视的状态,但我却知道,没有一个不支棱着耳朵在听着!

    手机看好书·尽在·无名小说手机版(m.fjmqz.com)